• <ol id="qflmp"><tr id="qflmp"><sub id="qflmp"></sub></tr></ol>
    <optgroup id="qflmp"></optgroup>

        尋訪“云鹽古道”系列報道之一 云安:古鎮悠悠云鹽滄桑

        來源:云陽網  編輯:管理員  2016年01月30日 10:13

        一條古道,貫穿古今,演繹多少世間悲喜,承載多少人性光芒,或激越,或悲愴,或卑微,或高亢,都是人,都是你和我。 其山蒼蒼,其水泱泱,古道之風,山高水長。 ——題記

        寫在尋訪云鹽古道之前

        歲月悠悠,鹽史遠久,川鹽濟楚,故事頗多。

        云陽從遠古走來,及至西漢,扶嘉在云安鑿井煮鹽,歷經數朝,鹽業漸旺。咸豐初年,太平軍攻克南京定為首都。因長江受阻,淮鹽難引湘鄂,湘鄂上書,專借川鹽,水引至宜,銷至湘鄂。云鹽第一次濟楚,水陸并舉,活力凸現??箲鹌陂g,日寇侵犯,控江阻鹽,湘鄂告急,云鹽再次濟楚,兩次濟楚,其意深遠。

        縱觀歷史,上至西漢,下到民國,大陸工業,基本未興,國之財力、官軍餉銀,鹽課為重,由此可知,舊時鹽業,舉足輕重,國庫杠桿。

        從鑿井煮鹽到真空制鹽,從春秋管仲開創的官營到青史垂名的鹽鐵之議,無不沾滿咸味的史頁,裹挾著電閃雷鳴,演繹著多少朝代的興衰成敗。

        尋訪古鹽道,挖掘鹽文化,是吾輩之責,也是留史于后,更是榮耀云陽之舉。于是,云陽報社組織人力,到云安古鎮,去老城街坊,走新津碼頭,行普安山溝,爬蔈草鹽道,跑清水山上,訪利川人家,與古稀老人對話,同文化人士探討,步行了古道關卡梯道,采訪了數以百計的人員,記錄了一個個鮮活的故事。

        云鹽濟楚的古道中,鹽水漬咸了馬背上的無數傳奇,地下黨人護鹽濟貧鬧革命,購買槍支藏于鹽中支援抗戰,擊敗國民黨團丁的動人情節,感人肺腑,讓人深思。

        站在生命的源頭,鹽,白皙而晶瑩,光潔而神奇。它來自廣袤的山海。一粒粒,一包包,在蒼勁的歌謠與叮當的汗珠里緩緩結晶。

        鹽,深諳民以食為天的箴言。它穿越幽暗的鹽瓿與我們的骨骼,緊挨著平凡樸質的日子,著露化雨,不分貴賤。悠久的光芒,覆蓋著我們祖輩焦灼的期盼。

        鹽,國需家用,緊系著人類的歡樂與悲哀,承載著多少歷史悵然與百姓的祈愿。

        鹽,不可缺少的元素,健壯著我們的體魄和精神,即使在生活最慘淡的季節,鹽總與我們的父老鄉親一道,攙扶著虛弱的歲月,毅然跨過日子的溝壑,拂去滿眼的彌霧,卸下內心的倦意,大步走向明快的春天。

        產鹽出川的云安場,稽查鹽稅的老縣城,來去挑鹽的新津灣,馬幫歇腳的普安街,山險匪眾的岐陽關,鹽幫出川的清水塘,我們看見了鹽包馱在馬背,挑在人肩的影子,鹽的足音響徹我們的耳畔。

        鹽,蒞臨我們的靈肉,每時每刻,向我們傳遞著山與海的力量,我們的脈管,因此澎湃著山海的基因。

        鹽,滲出皮膚是汗,溢出眼來是淚,流出脈管是血,淌出心靈是生活的歌、是歷史的卷。

        一粒鹽的偉岸高出了我們所有的仰望,生活無論發生什么變化,鹽總爍亮在日子里。

        經年,云安產鹽,轉及硐村,運到老城,鹽幫經過新津、蔈草和清水,不負眾望運出川道,這里裹挾著云陽鹽業的歷史,承載著鄂人的期望,蘊含著云陽過去的光芒……

        云陽報社編輯部

        識鹽鑿井自西漢

        巴山深處,長江之北,湯溪河畔,翠綠遍山,紅葉點綴,令人心曠;古鎮云安,鹽業久遠,尋訪濟楚鹽道,必訪產鹽源地——云安。

        順著云安移民古鎮的石梯下行,俯瞰湯溪河岸,古鎮老街尚存少許,多數人家已經搬遷,沒有拆去的石梯路彎彎曲曲伸到湯溪河邊,仿佛把祖人踩踏的腳步在向溪水述說。倒映在水里的文峰塔,似乎在向過路行人講述古鎮的滄桑和變遷。

        無論滄桑也好,變遷也罷,鹽業成就了古鎮過去的輝煌不可爭辯。

        資料顯示:遠古時期,地殼運動,山體隆起圍海成湖,再經變遷和多年干燥氣候的影響,便形成了鹽巖。云安場方斗山背斜周邊的含鹽地層,由于受地下水的不斷沖刷、溶解,卻以鹽泉的形式從復雜的褶曲地層內涌出地面。

        涌出地面的鹽水,似乎是上天對云安祖人的慷慨恩賜。

        巴國都人來云安

        早前的云安,屬巴國之地。秦國滅了蜀國后,為奪鹽地,兵指巴國最后一道鹽泉——清江和大寧,不久,秦兵很快攻占了巫溪、巫山、奉節縣一帶,置為巴郡。至此,巴國鹽泉盡失于秦。

        據說,在紛亂的戰爭中,巴國首都夷城的秦姓、徐姓、鐘姓三家人口,懼怕秦軍殺害,攜妻帶子逃到了窮鄉僻壤的云安,他們見云安山清水秀,人煙稀少,就在這里搭棚居住,開墾荒地,種糧捕獵,砍柴捕魚,艱難度日。

        一天,三家人把捕來的魚煮在一起,共進晚餐,總覺無味,唉聲嘆氣。鐘姓男丁說:“我今日上山砍柴,見山溝里流出白色水,便小心嘗了一下,如同鹽味,倘若我今夜不亡,證明此水可飲,權當鹽食?!钡诙?,鐘姓男丁安然無恙,便上山取來白水,加入少許與魚同煮,魚色不變,食之味香。于是,秦姓、徐姓、鐘姓三家一日三餐,便采用清水煮飯,白水當鹽的生活方式,日復一日,生息繁衍。

        有歌謠曰:上天眷顧賜白水,草房土灶食菜香,吾思巴國斷肝腸,但愿子孫永無恙。因秦姓、徐姓、鐘姓三家人思戀巴國,常聚一起談及巴都,淚流滿面,不思茶飯。此后,三家人丁決定改姓為巴。

        巴人剛烈,嫉惡如仇,相互叮囑,山溝有鹽,不得外傳,并在“鹽”后加“巴”,稱之“鹽巴”,以示紀念巴國。由此,鹽巴一詞沿用至今。

        童謠曰:強秦國,滅巴國,山溝水,呈白色,你不言,我不語,秦國不曉得,天蒼蒼,地茫茫,子孫萬代皆安康。

        那時,云安還是一個沒有開發的處女地,而今天的云安人還在津津樂道地講述扶嘉鑿井煮鹽的故事。

        君主隱士一夜敘

        秦朝末年,秦二世放蕩昏庸,不理朝政。一些直言進諫的忠良遭貶,阿諛奉承的奸臣得勢。當朝文相扶嘉見朝廷腐敗,憤然離開京城,來到崇山峽谷的云安,過著狩獵墾荒的隱居生活。

        不久,各地農民紛紛揭竿而起,秦王朝終于滅亡。漢高祖劉邦奪得天下,知曉扶嘉是個治國安邦的能人,而今隱居在巴蜀東部一帶,便和大將樊噲前來尋訪。劉邦翻山越嶺來到云陽老縣城湯溪河口,正當他看江觀山時,忽然發現路旁有一只大白兔,劉邦即令樊噲張弓搭箭射向白兔,不料,樊噲一箭射去,白兔沒有喪命,而是負傷帶箭急忙逃跑,劉邦、樊噲立即馳馬追擊。

        說來也怪,在相距幾十丈之間,馬快兔快,馬停兔停。就這樣,翻過幾座山,越了幾道嶺,最后追到了云安湯溪河邊一個壩子上,白兔瞬間竄進草叢中沒了蹤影。劉邦急令隨從拔開草叢尋找。找來找去,怎么也沒找到白兔,卻在草叢中發現了一個地洞,洞口半遮半掩地蓋著一塊石板,當士卒們掀開石板時,突然,一股白霧從洞中直沖天空,久久不散。劉邦感到非常驚奇,便下馬到洞口處看個究竟。這時,隱居在云安的扶嘉頭戴草帽,和當地山民一起趕來觀看。

        劉邦見扶嘉氣度不凡,上前施禮后問道:“請問老先生,有個名叫扶嘉的老相在這里住嗎?”扶嘉低著頭,心里已明白幾分,卻反問道:“君主何以尋他呢?”劉邦說明了原由,扶嘉答道:“他曾經在這一帶住過,聽人說,他要誠心隱居到歸天呢!”劉邦端詳扶嘉片刻,問:“可否到老人家中一敘?”扶嘉只得點頭應允。劉邦走進扶嘉住房,環顧四壁,數條縫隙,再看地面,凹凸不平,劉邦連聲嘆氣,他停頓了一下說:“我倆分別數載,不曾一時認出,望老人家見諒?!眲羁戳朔黾螏籽?,突然問:“你飽讀詩書,何故隱居山中,不思治國安民之事?”扶嘉察覺劉邦認出了自己,不再隱瞞,忙叩首謝罪。劉邦上前扶起扶嘉,吩咐樊噲把守門外,與扶嘉對坐談論治國之道直到天明。臨別時,劉邦拉著扶嘉的手說:“千山萬水尋恩師,多謝老相一夜敘?!闭f完,便帶著隨從回朝了。

        劉邦走后,扶嘉來到洞口前,望著聚集上空的白霧默想了一會,便找來竹竿,試探地洞,發現洞底似乎有泉水,提起竹竿,見上面粘著乳白色東西,用舌尖一嘗,味咸醇香。扶嘉暗自高興探得鹽泉一口,以后山民們不用再為沒鹽吃發愁了??墒?,怎樣才能把洞中的鹽水引出來呢?回家后,他正在思量引水辦法,忽見女兒戴著金耳環,正彎身撿羅帕,扶嘉頓生靈感,請來匠人,用木料在井口框成八方形,上面支起木架,找來一根結實繩索繞在木架上,繩索的另一頭栓上木桶,把木桶放下井里,然后邀來當地人,一桶一桶地將泉水拉起來,架起大鐵鍋用柴火熬煮,終于熬出了白花花的鹽巴。這口鹽泉就是中國最早的一口鹽井,因為是追趕白兔時發現的,人們就叫它“白兔井”。

        云安這個荒僻的地方,自從出產了鹽巴,很快就變得興旺發達起來,不幾年就成了一座小集鎮。這時,人們又來請扶嘉對這塊無名寶地命名。扶嘉想了想說:“剛發現鹽泉時,洞中有白霧沖天,是吉祥兆頭,后來,大家勤勞產鹽安居樂業,我看就把這個地方取名‘云安’吧!”眾人齊聲贊同,此后,“云安”這地名就這樣叫開了。

        扶嘉呢,因為民造福,死后被玉皇大帝封為龍君。云安百姓為紀念他,籌錢建起了“龍君宮”,還在廟里為扶嘉塑了像。清代楊垿游了“龍君宮”后,作詩一首:

        亂世能潛草莽蹤,叩關容易慶遭逢。

        三秦早勸高皇定,百里先叼采巴封。

        似與中原同逐鹿,偏與大澤一占龍。

        至今汲綆分余潤,市井魚鹽又一宗。

        野史講述,扶嘉滿腹經綸,精通相術和占卦,楊垿的“偏與大澤一占龍”和“市井魚鹽又一宗”詩句里恰巧印證了扶嘉不僅給劉邦占過卦,還是云安鑿井煮鹽的鼻祖。而最早發現云安有鹽的是巴都三姓人家。

        (記者 肖炎 李旭忠)

        ?

        直播回放丨2022年云陽縣公民科學素質知識競賽

        直播回放 | 云陽縣2022年夏秋季征兵工作新聞發布會

        這份來自天際的浪漫,驚艷了云陽的夏日!

        歌聲嘹亮!云陽這場歌詠比賽振奮人心!

        直播回放 | “喜迎二十大·奮進新征程”——云陽縣2022年“農高杯”大家唱歌詠活動決賽

        直播回放丨2022年普通高考志愿填報培訓會

        ···今日要聞

        ···推薦視頻

        云陽新聞 07月08日

        融藝少年 07月06日

        2022-07-08 15:51:31

        ···今日報紙

        云陽報第20200806期

        s

        ···網站專題

        ···廣告

        版權聲明 | 關于我們 | 聯系我們 | 網站地圖 |
        Copyright © 2008- yunyangwang.com corporation. All Rights Reserved
        云陽縣融媒體中心版權所有 渝ICP備15011569號-2
        網絡舉報APP下載 | 電話舉報號碼:12377 | 國家郵箱舉報地址:jubao@china.org.cn | 渝公安網備50023502000148號
        芭乐app下载汅网站进入安卓,上学忘穿内衣又要运动怎么办,俄罗斯女人被弄到高潮亚洲色成人网站www永久在线